大汉系列:不战而屈人之兵

2019-01-22

还记得赵充国在出兵前信誓旦旦地和刘病已说,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当此次出兵的将领。从如今的情况看来,此言倒是不假。

在终于得了刘病已的允许后,赵充国便放开手脚开始实施平息羌人叛乱的计划——入冬时先攻打叛乱首领先零部落,恩威并施招降其他弱小部落。

先说说先零部落那边。

因为赵充国长时间的止步不前,一直严阵以待的先零部落早已放松了警惕。于是,当赵充国瞅准时机进抵了他们的屯兵地区时,先零部落几乎不堪一击,在汉军压阵之下,他们竟连车马辎重等都来不及整顿便纷纷逃跑了。

但意外的是,我们的赵充国老将军却没急着宰羔羊,而是慢悠悠地率领大军前行,和那些逃跑的羌人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。

有人见此,不禁疑惑,问:“将军为何不推进速度,将他们速速全部歼灭,反而这般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们?”

赵充国捋了捋花白的胡须,笑了笑,说:“此穷寇,不可迫也。缓慢追击,他们便只顾逃跑;若逼得急了,他们反而可能会回头死战。”

“哦……原来如此!”众人恍然大悟,同时又忍不住在心中默念一句——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!”

在赵充国明为“追击”、实为“驱赶”的动作下,那些慌不择路的羌人在企图渡过湟水时,淹死于河水中的就有数百人,投降以及被汉军所杀的就有五百多人。汉军还缴获了十万余头牛马牲畜,四千多辆军车,不费吹灰之力便收获颇丰。


紧接着,赵充国便开始实施他的第二步计划——招降。

汉军每每行进至羌人聚居的地方,赵充国下达的第一条诏令都是:不得焚烧羌人的村落,不得在羌人的耕地中牧马。

那些小的羌人部落,本就不敢与汉军为敌,见先零部落已然溃不成军,而汉军竟不处罚他们,几乎没有犹豫地很快便向汉军称了降。

于是,接下来的时间里,赵充国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,就是迎接那些羌人小部落一个接一个地来到汉军阵营外归降,可谓是乐不可支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眼看着向汉军投降的羌人已经有一万多人了,先零部落也只余小部分人还逃窜在外,赵充国便开始着手他的第三步计划——撤军。

这仗还没怎么开打,怎么便要撤军了?

赵充国当然有考量。依赵充国的分析来看,剩下的那些羌人叛贼已经不足为患,不值得汉军耗费更多的时间和人力与之抗衡,还要浪费大量的人力运输粮草物资等。

当然,将汉军全部撤掉也是不可能的。

赵充国的计划是,撤掉汉军骑兵,安排步兵在当地屯田戍卫便可以了。

屯田,这是在汉武帝时便常用于管理西域小国的方法。

即派遣部分汉兵,在当地既当戍卒,又当农夫,士兵们轮流耕戍,自给自足,在保证了防守的情况下,还大大减轻了中原向边塞输送物资的压力。

虽然此前赵充国一直不愿意迅速出兵,在刘病已看来是不顾士兵和中原百姓压力的行为,但事实上,赵充国想得远比刘病已长远。

从始至终,赵充国其实都不主张过度依赖武力,而是利用汉军威势镇压敌人,恩威并施化解敌人的联盟,并且适时改换作战策略,不被敌人牵着鼻子走,真真是在为刘病已“精打细算”啊!

《孙子兵法》曾言:“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,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说的不就是赵充国老将军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