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靖边保国 老将出征

2019-01-22

充国老将,识夷最真。赵充国人在京师长安,却能次次做出对羌人动态的准确分析,这一点,刘病已是不得不拜服的。

但是,当羌人侵袭边塞,赵充国竟毛遂自荐要领兵出征时,刘病已还是颇为惊讶的,毕竟,赵充国已经年逾七十,以如此老龄前往边塞艰苦之地,领兵作战,历史上委实罕见啊!

但是,刘病已又从另一方面想了想:目前为止,赵充国每每提出的建议无不正确适时,那么,他既然敢提出让他自己出征,是否是因为他已有了十足的把握呢?

于是,刘病已又遣人去问赵充国,说:“将军认为羌人接下来会怎么做呢?我军应当派多少人呢?”

然而,赵充国的回复依旧没有按照刘病已的套路来,赵充国只回复了一句话:“百闻不如一见!

行兵打仗这种事难以预测,我愿赶到金城(今兰州地区),画出地图,制定方案,再上奏陛下。”

紧接着,赵充国还说:“羌人不过是戎夷小族,不成气候,希望陛下将此事交予老臣来办,不必担忧。”

看过这几句话,刘病已笑了,而且是很欣慰的笑。即使赵充国没有提出确切的行军方略又怎样,这短短几句话,却处处流露着老将才有的稳重气概,刘病已瞬间感到踏实不少。


公元前61年四月,赵充国率兵前往金城,开始了西征之战。六月,赵充国抵达金城,并顺利集结了一万骑兵,接下来便是准备渡过黄河。

此时,我们需讲讲赵充国的作战风格——老成持重。

赵充国每次出征时,必定会注意派出侦察兵先考察敌情,务必要做好战斗准备,扎营也必须使营垒稳固,爱护士卒,绝不打没把握的仗。

于是,在渡过黄河之前,赵充国先派出了三名军校悄无声息地偷偷渡河,趁着夜色将营阵设好,而后大军才跟进,全部渡过黄河。

然而,大军刚刚站稳脚跟,就在离大军扎营不远处发现了约百名羌人骑兵的踪影。

当赵充国听到侦察兵传来这个消息时,眉头都没动一下,说:“我军现正疲乏,不适宜出击敌人的精锐骑兵,而且也不知对方是否是诱兵,不可贪图小利,不用管他们!”

随后,赵充国又派了侦察兵前往四望峡侦查敌情,当赵充国得知这个峡谷中竟没有羌人在守时,高兴地猛拍桌子:“哈哈!就知道羌人不会用兵!不然的话,他们守住这处狭窄的峡谷,我军就会前进不能、后路有水阻拦,不好办啊!”

随后,汉军便穿过四望峡,抵达落都山,成功挺进了一大截。


只不过呢,赵充国轻易挺进了一大截之后,却每日只在营帐里琢磨着什么,吩咐士兵们加强防守,吃好喝好,碰上有羌人的队伍试探着进攻汉军阵营,赵充国也不予回击,就这般待在那儿不动了?!

眼看着从夏天出兵,到现在天气一天天转凉,赵充国却一直按兵不动,刘病已困惑了,赵充国莫不是犯了老兵的共病——过于谨慎以致于瞻前顾后、畏首畏尾了吧?

正巧这时,酒泉郡的太守辛武贤向刘病已上书说,等着天气转凉,汉军将士在塞外条件会更艰苦,应当趁着现在粮草充实立刻进攻几个羌人部落,夺取他们的牲畜粮食,挫败他们的信心,且张掖、酒泉这边都可配备三十天粮饷派兵协助。

刘病已看过辛武贤的奏章后,二话没说,直接让人转递给赵充国,让赵充国看过之后说说他是怎么想的。

赵充国见此,知刘病已是因为担心什么才会做出此举,但是刘病已倒是很尊重他,通过这种方式给了他解释的机会。

那么,赵充国会怎么和刘病已解释、以解皇帝的疑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