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擒贼先擒王 张敞治京奇略

2019-01-15

明代戏曲家、文学家汤显祖曾有一诗曰:


长安多偷儿,数辈老为酋。

居家皆温厚,出从僮仆游。

遂有长者名,闾里咸见优。
     小偷时转轮,酋长日优游。
     安知画眉人,一朝来见收。


这首诗名为《读张敞传》,正是汤显祖在读过《汉书》中关于张敞的内容之后,有感而发,遂成一诗。

这首诗记载的,便是张敞初到任长安京兆尹之后破获的一件奇案。

话说当时,张敞临危受命,从刘病已手中接过了重担——解决长安层出不穷的偷盗事件。

在张敞之前,数位长安京兆尹皆没能解决这个问题,刘病已对于任命张敞为京兆尹一事,也并未抱着十足的把握,说:“你可有什么良策?”

只见张敞说:“陛下不用担心,臣一定能办好!”

那么,张敞是怎么做的呢?


张敞到任之后,做的第一件事是——私行察访。

张敞解决问题有一个思路,那便是“从哪里来、回哪里去”。偷盗事件在民间屡屡发生,那便直接到民间考察去,而不是对着府衙里的案卷空想。

但是,如何在获取情报的同时、不打草惊蛇,是颇需要功力的。此时,张敞倒颇为感谢刘病已此前交予他的、监守海昏侯刘贺的任务,让他几乎没用多长时间便不露痕迹地掌握了许多情报。

让张敞大吃一惊的是,这么多年,长安偷盗事件之所以屡禁不止,原来是因为这些偷盗团伙都有几位重量级的领头人,而这几位领头人竟是几个家境很富足、外出时还有童仆相随的人。

此前,他们几人还多次参与了当地的捐献活动,人们便想当然地将他们看作忠厚的老者,真可谓“大隐隐于市”。

掌握了这几人的信息,张敞很快实施了第二步计划——设宴请客。


请的是什么客?就是这几位“梁上君子”的大首领。

设的是什么宴?自然是“鸿门宴”。

张敞将那几个盗首请至宴席上之后,开门见山,先将他们的罪状一一罗列,在他们以为今日难逃一死的时候,又说,只要他们将其余盗贼全部供出来,便可赎罪。

正所谓擒贼先擒王,张敞手里不是没有其他盗贼的犯罪证据,只是长安盗贼众多,若真的从一条条小鱼抓捕起来,简直是费时费力,倒不如像此刻一样,将几个盗首拿捏住,便省了许多功夫。

那几个盗首说:“赎罪……不是不可以。只是,今天我们蒙召来此,同伙窃贼必然都有所怀疑,如果能允许给我们一官半职,我们才好应下大人您的要求。”

张敞一听,眉毛一挑,心想:真不愧是老江湖!

但是张敞不得不承认,对方愿意配合,那事情便更好办了!于是,张敞当即允诺,给他们全部安排了官职。

盗首们回家之后,立刻大摆宴席,将同伙们一齐邀请了过来,说是要庆贺被封官之事。那些盗贼们信以为真,通通在宴席上喝得酩酊大醉,月上中天之后便一个个勾肩搭背准备回去。

哪曾想,刚一跨出盗首家的门槛,便见张敞率领官兵早已站在门外等着他们。


张敞二话不说,见有人出来,挥挥手,立刻将人拿下。原来,几位盗首按照在张敞那里定好的计谋,在盗贼们喝得大醉的时候,乘机在每个盗贼的后背都涂上红色,好让守在门外的官兵一拿一个准。

一晚的喧嚣过后,张敞不费吹灰之力逮捕了一百多号人,几乎将长安地区的所有盗贼都缉拿归案,大快人心。长安的治安从这一晚过后,发生了鲜明的改善。

从切中问题根源到大胆与盗首们合谋,张敞不见一丝无措或被动,谋略胆识皆令人赞叹,也难怪汤显祖看过《汉书》之后尤回味无穷,还特意作诗一首。

那么,汤显祖在诗中为何会将张敞称作“画眉人”呢?明日,我们便讲讲张敞的另外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