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昙花一现 昭帝之逝

2018-12-11

公元前77年正月,少帝刘弗陵终于成年,并举办了加冠仪式。

普通男子加冠,意味着可以从此拥有了治人、为国效力和参加祭祀的权力,而对于刘弗陵而言,加冠最大的意义在于,他从此可以亲政,做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。

但让人费解的是,《资治通鉴》中记载,刘弗陵加冠之后,“时政事壹决于大将军光”……

昨天我们讲到的傅介子诱杀楼兰王一事,发生在公元前77年四月,史籍中也清楚地记载着,傅介子将这个计划上报时,最先找到的人是霍光,而非彼时已经成年的天子刘弗陵。

更让人意外的是,公元前74年,在加冠仅仅三年后,刘弗陵却突然病逝于未央宫。这就意味着,直到刘弗陵去世,他都未曾做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。

由此,人们常常怀疑,霍光之于刘弗陵,或许不仅仅是辅佐的关系?

究竟是少年天子被忠心耿耿的顾命大臣辅佐成人,还是孤苦无依的少年皇帝被权臣作为满足自己权欲熏心的傀儡?

甚至还有人怀疑,八岁时的刘弗陵,在史籍中的描述是“体格健壮、聪慧敏捷”,为何会在二十一岁的年纪突然驾崩?刘弗陵之死,是否是霍光从中作梗?

首先,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,刘弗陵这个皇帝,做得确实不轻松。

初登基那几年,其异母兄长燕王刘旦便在民间四处散播刘弗陵非先帝亲生子的谣言,甚至还曾有人假冒在巫蛊之乱中丧命的戾太子刘据扰乱人心,而先帝临终前为他安排的顾命大臣,上官桀、桑弘羊双双谋反,田千秋的丞相做得“名存实亡”,只有霍光一直牢固地站在顾命大臣的位置上,辅佐他的统治。

即使是霍光,也没有完全履行先帝的遗志。

当年,刘彻病重时曾赐予霍光一副《周公辅成王图》,意即让霍光效仿周公辅佐幼帝刘弗陵。然周公在成王成年之时,几乎毫不犹豫便将统治国家的大权交还到成王手中,成了一代佳话,但是霍光却并没有做到。

因此,刘弗陵识破上官桀等人阴谋、保住霍光一事,成了他在位期间最出彩、也是唯一出彩的一件事。

《汉书》中还曾记载,刘弗陵在世的最后几年,因染病身体健康每况愈下,霍光为了让皇后也就是自己的外孙女上官皇后诞下皇子,“禁内后宫皆不得进,唯皇后颛寝”,干预刘弗陵的私生活,强势至此。

曾经作为刘弗陵“荫蔽”的霍光,在他成年后,却成了笼罩在他政治和个人生活上的“阴影”,这也是霍光被人怀疑居心不轨的最大原因。

但是因此说霍光会谋害刘弗陵、导致刘弗陵二十一岁暴毙,却还是少了点证据的。

换一个角度思考,刘弗陵身体抱恙,也确实是《汉书》中明确记载的事实,若刘弗陵的生病是霍光在捣鬼,霍光是为了什么呢?

为了当皇帝吗?显然不是。

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,霍光怎么可能不知道,自己根本没有登基称帝的民众基础,弑君,那是霍光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选择。

那么是为了找一个新的傀儡?也不可能。

因为当时的刘弗陵,已经成为他完全可以掌控的人,这是无可否认的。至于急于想让上官皇后诞下皇子一事,最大的可能性,是霍光看到刘弗陵的病重,想要找到自己今后在朝堂中可倚靠的人。

虽说他权势滔天,但是当年上官桀诬蔑他时,若不是刘弗陵几句话,他绝对性命难保。一旦刘弗陵病逝,霍光没有了天子血脉的支持,朝中那些隐藏不发、想要伺机推翻他的政敌,极有可能齐齐向他下手。

所以,从始至终,霍光都将刘弗陵看作与自己同在一条船上的人。而这条船,就是大汉江山。

为了保证这条船的稳定行驶以及在这条船上的他们的安危,霍光就像是一个坚定的掌舵者,不容许出现一点偏差,甚至到最后,枉顾了他最应该在意的刘弗陵的意志和人生。

在霍光的主持下,刘弗陵在位期间的十三年确实政绩闪亮:

坚持与民休息的宽容国策,使汉朝曾经剑拔弩张的社会矛盾得以缓和;加强汉朝北部边防,重新恢复与匈奴的和亲,对于匈奴以及乌桓等外族的频繁侵扰,也尽量“大事化小”、不发动战争,保证了汉朝国策的稳定实施。

在这样的内外政策下,汉朝从汉武帝晚年时“海内虚耗、户口减半”的形势,成功进入了“百姓充实,四夷宾服”的局面,西汉政权因此得以巩固。

也因此,人们最终将刘弗陵的谥号定为“孝昭”二字,“孝”乃是汉朝每一位皇帝谥号中固定的字,而“昭”这一字乃是美谥,寓意“有仪可象,行恭可美”。

不过,毕竟曾有许多人曾对这位十四岁时就明察秋毫的少年天子寄予厚望,刘弗陵的去世,终究是一种遗憾。

而对于霍光而言,刘弗陵的去世也绝对算不得好消息,因为一个更大的难题摆在了他的眼前,那就是国家继承人的人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