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匈奴的衰落 未完的斗争

2018-12-11

霍光辅佐刘弗陵时,在内政上秉持的是宽严并济之术,在外交上亦是。

公元前87年,刘弗陵继位第一年,匈奴人就在这年冬天入侵了汉朝边境的朔方郡,掳掠当地官员和百姓。在汉武帝初丧之时就侵扰汉境,实属挑衅。

只是这一次,碍于内政不稳,又是武帝初丧,汉朝并未发动大规模的反击,刘弗陵仅派了上官桀加强北部边疆的巡防,进入了汉朝对匈奴转攻为守的时期。

不过,虽然此时不是汉朝出击的最佳时机,但并不意味着汉朝就此失去了对匈作战的主动权。

武帝对匈奴的穷追猛打,使得匈奴人口骤减,马匹牲畜等都不能正常孕育繁殖,亦夺取了河南、河西等广阔的水草资源富庶之地,逼得匈奴躲在苦寒之地,生存唯艰。

因此,汉强匈弱的局面早已成型,匈奴的彻底溃败,只是时间问题。

让霍光和刘弗陵更为宽慰的是,未等他们出手,匈奴内部竟先起了内讧。

因为争权夺利,匈奴的统治集团内部分崩离析,曾让所有匈奴人敬重的、每年一次的龙城祭祀大典,很多匈奴王都不愿参与,人心涣散如此,国力怎会变强?自此,匈奴国力愈加衰落。

新的匈奴统治者因为害怕汉朝趁机来袭,在卫律的建议下,不得不主动向汉朝开口,重提了一个话题——

和亲。

那么,汉朝这边是如何回复的呢?

汉朝这边,由霍光辅佐刘弗陵主持国家大事,霍光的意见当然是同意。为什么?因为汉朝正在恢复元气的时候,不宜兴兵打仗,当然,这也是霍光对于汉武帝晚年保守策略的贯彻和实施。

不过呢,汉朝也有条件:和亲可以,匈奴要让那些被扣押的汉朝使者尽数归国,比如苏武。

谁知,匈奴竟拒绝了!给出的理由是苏武等人已死,无人可还。

这可真是江山易改、本性难移,到了此时,匈奴的一干人等竟还在与汉朝耍心机!

正当汉使因为“苏武已死”的消息失望之时,有一个人突然出现,揭发了匈奴的谎言。

此人正是常惠,当年跟随苏武一起出使的汉使之一,他因不愿投降也被扣押在匈奴至今。

听闻汉使来到了匈奴,常惠便借机偷偷找到汉使,说:“苏子卿没有死,他被单于囚禁在北海之地。”

汉使闻言,愤然说道:“真有此事?!蛮胡真是本性难移,竟敢诳我们!”

常惠说:“你等直接向单于要求归还汉使,单于一定会想方设法拒绝,你可以这样子说……”

第二日,汉使面见单于,说:“我汉朝天子在上林苑射猎时,射下一只大雁,谁知,这大雁的脚上竟系着一块写有字的绸缎。”

单于好奇,探身向前,说:“哦?写的什么?”

“绸缎上写着‘苏武等人囿于湖泽之地’。”

听完,匈奴单于神情惊讶,眼神急忙掠向身边的侍从,似是想看看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,但见身边侍从也是一脸惊诧,单于突然有些惊惧:莫不是神在给汉天子指示?

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,匈奴单于终于向汉使道了歉,承认苏武还活着,并答应此次让苏武等人归国。

于是,被扣押匈奴十九年的苏武、常惠等人这才得以平安回国,汉朝与匈奴也恢复了和亲的关系。

不过,恢复和亲,不代表“重归于好”。

在归还苏武等汉使一事上,匈奴人如此不诚恳,若不是以匈奴敬畏的“神鬼”略施小计,汉朝不知还要被诓骗多久!

然而诚信这种东西对于匈奴人来说,就像被啃食干净的骨头,说丢便丢了。

果不其然,就在苏武归国的第二年,也就是上官桀等人谋反被平定的那一年(公元前80年),匈奴单于派遣了左右骑兵两万人、分成四队再次袭扰汉朝边境。

匈奴如此嚣张,最终难免自食恶果:被斩杀、俘获了九千人,匈奴瓯脱王被生擒。

面对如此惨重的损失,颜面尽失的匈奴人竟故技重施,又一次向汉朝发出了和亲的讯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