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为政之道 莫先于用人

2018-12-07

田千秋在汉武帝发布“轮台罪己诏”的那一年被任为丞相,又被封为富民侯,至今已有十一年的时间。

这十一年间,田千秋一直充当着没有主见的老好人,在官场上委实太小心谨慎了些,但即便如此,终究还是没能躲过政治斗争的漩涡。

田千秋的女婿徐仁因为量刑宽松被弹劾,为了保徐仁,田千秋召集朝臣和博士官,商议徐仁是否有失职,以期能改变霍光等人的决定。

但此举,无异于与霍光公然“唱反调”。

作为回应,霍光干净利落地将徐仁和王平丢进了监狱,田千秋亦面临着空前的职业危机。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田千秋会被牵连的时候,有一个人的出现,挽救了田千秋即将不保的丞相之位。

这个人就是杜延年。

刘弗陵登基之后,杜延年逐渐在政坛冒头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就是他建议霍光召开“盐铁会议”以及将上官桀等人的谋反计划上告朝廷两事。

但杜延年还有一个身份需要说明一下,那就是他的父亲杜周,正是汉武帝时期十大酷吏之一。

汉武帝时期的酷吏代表是张汤,而这杜周在职期间竟一直以张汤为楷模,在刑罚上极尽严苛。杜周担任廷尉的时候,汉朝被关入监狱的人数大增,被关押的时间也大幅延长,被判死刑的人更是逐年上涨。

让人意外的是,杜延年与他父亲杜周的脾性完全相反,竟是一位尤其宽厚的人。

刘弗陵初登基那几年,杜延年还曾向霍光进言“提倡节俭、为政宽和、顺应民意、取悦民心”,与霍光的治国方略不谋而合。

公元前80年上官桀谋反案之后,杜延年因功被霍光拔擢为太仆、右曹,加官给事中。

所谓加官给事中,是指在原有的职位上兼任给事中。而给事中一职,不隶属于汉朝的官僚体系,没有人数定额,日常工作就是常侍皇帝左右,每日谒见,以备顾问,更重要的是,这个职位也是我们之前所说的“内朝”官职的其中之一。

由此可见,霍光在栽培杜延年一事上的用心。

既然如此,身为霍光的左膀右臂,杜延年理应与霍光持相同态度,为何如今又要救了田千秋呢?

杜延年对霍光说了这样一段话:

“官吏放纵罪人,自有平常的处罚办法。但是如今进而诋毁侯史吴为大逆不道,从律令上来说,是有些过了。

丞相一贯没有主见,好为手下求情,但是擅自召集官员和博士一事,确实做得不对,但丞相在位已久,又是先帝任用的人,除非有什么大过错,否则不可废弃。

近来,不少百姓都在议论官吏们执法严苛、刑罚过重,而今丞相聚众商议的又是刑罚之事,如果因此案惩罚丞相,恐与民心相悖,引起非议啊!

延年也担心将军会因此在天下人面前名声受损……”

所以,杜延年主张放过田千秋,倒不是为了田千秋其人,而是为了霍光等人的既得利益而已。

在杜延年的劝谏下,田千秋最终没有被霍光追责,但是徐仁和王平二人,却是保不住了。

不久后,王平被判腰斩,徐仁在狱中自杀。

用我们今天的价值观来判断,王平和徐仁自然罪不至死,通过这件案子,我们也看到了霍光不同的一面。

虽然霍光一直主张修养民生、放宽经济管制,但并不意味着霍光是一位优柔仁弱的人。

召开“盐铁会议”,以民众的声音压倒桑弘羊的意见、使其屈服,是他态度强硬的一面;得知上官桀等人谋反计划之后,雷厉风行地派人将所有涉案人员逮捕下狱,诛灭全族,也是他决断的一面;在执法上的严厉,竟有几分武帝刘彻的样子。

但是,霍光执法严厉,却不似刘彻那样偏爱任用严厉之人。

另一位同时被霍光提拔的人张安世,本乃酷吏张汤之子,但是他与杜延年一样,也和自己父亲的性格迥异,为人老实宽厚。

重用杜延年和张安世这样的人,不无霍光的良苦用心:不希望朝廷一味地刑罚严苛,宽严并济才是为政之术。

在这样的为政之术下,霍光辅佐刘弗陵期间,民生日渐恢复,社稷秩序井然,颇有当年汉文帝拨乱反正之后、汉朝初入治世的模样,倒也算是为政有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