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权力之诱 惊天之谋

2018-12-05

公元前80年的一天,年仅十四岁的刘弗陵一鸣惊人,当堂拆穿了诬陷霍光的计谋,将孤立无援的霍光从风口浪尖上救了下来,成为了所有人深刻的记忆。

然而,刘弗陵与霍光却不知,紧接着还有更大的危机等着他们……

自从诬陷霍光失败后,上官桀父子与鄂邑长公主、燕王刘旦、桑弘羊等人开始了更紧密的密谋。

眼看刘弗陵对霍光如此信任,且对诬陷霍光一事追查不休,迟早会揪出不利于他们的证据,上官桀等人最终决定: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先下手为强!由鄂邑长公主出面宴请霍光,埋伏武士杀死霍光!

“一旦刘弗陵追查起来该怎么办?”

“哼!再聪明,不过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而已。燕王之前曾在民间散播少帝非先帝亲生子的消息,霍光一死,废掉少帝,还不简单么!”

话毕,上官安还以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于是,一场诛杀霍光、废掉刘弗陵的惊天之谋就这样确定了下来。

此时,最高兴的莫过于燕王刘旦,因为上官桀父子允诺:废掉刘弗陵之后,即拥立他为帝!

刘旦心想:命中有时终该有,命里无时别强求,小皇帝,你的逍遥日子到头咯!

刘旦立刻给上官桀回了一封信说:一旦夺取政权成功,他第一个就是给上官桀称王!

当时,燕国丞相谏阻刘旦:“大王以前和刘泽合谋,刘泽平日里便做事轻浮,好欺凌属下,委实不牢靠,事情还未成功,消息就走漏了。

臣听说左将军(上官桀)一向办事不稳重,车骑将军(上官安)又年轻骄横,臣担心他们与刘泽一样成不了事,也担心他们事成之后会背叛大王!”

刘旦沉默片刻,终究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决断:“我,先帝长子,天下所信,还怕被人反对吗?况且,长公主说了,只需担心大将军霍光和右将军王莽,右将军已经去世,丞相田千秋也病了,大事必成,不久就可以证实!”

随后,刘旦便命臣下整治行装,等着京中传来的消息,随时准备进京。

燕国山高地远,刘旦却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即将登临帝位的威风。

然而很不幸的是,这位燕国丞相一语成谶,谋反的消息又一次走漏了!

得知消息的是鄂邑长公主府中的一个门客燕仓,燕仓得知谋反之事后,首先去找的是杨敞,就是上官桀曾在诬告霍光的信中提到过的、依靠霍光的关系才被任用为大司农的人。

然而这杨敞是个胆小鬼,得知此事之后,竟称病不起,只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杜延年。杜延年,就是那位提出要恢复文帝治国方略并建议霍光召开“盐铁会议”的人。

杜延年倒是“腿脚利索”,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宫中,向刘弗陵禀报了此事。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就像是夏天的暴风雨一样来的太快,刘弗陵与霍光迅速集结了朝中两千石的高官还有京中的军队,依次敲开了上官桀父子、桑弘羊、鄂邑长公主府的大门,搜查罪证,逮捕犯人。

九月,上官桀家族、桑弘羊家族还有鄂邑长公主的情人丁外人的宗族,全族被诛,鄂邑长公主亦自杀谢罪。

当燕王刘旦得知事情已败之后,犹不死心,问曾经劝阻他的燕国丞相,说:“现在……是不是应该立刻发兵?”

燕国丞相用一种很绝望的声音告诉他:“左将军已经被处死,百姓也都知道了,不能发兵,发兵必败啊!”

随后不久,刘弗陵责问燕王罪行的诏书也抵达了燕国,刘旦自杀而死。

一场惊天之谋,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落幕了。

随之落幕的,还有无数不甘的心。

燕王刘旦,史书评价其为“能言善辩,广有谋略”,好星历、数术、倡优、射猎……如果不沾惹到政治斗争中,也是一位出色的人物。

而桑弘羊,在汉朝国库亏空的时候,力主财政改革,支撑着刘彻的事业,犹如帮刘彻支撑起半片江山,因谋反而死的时候,已经是七十古来稀的年纪。

我们曾在写汉武帝第二次出征大宛的战争时,这样形容上官桀:犹如草原上最凶狠的狼,不追捕到猎物誓不罢休。当时的年轻将军,却在六十高龄的时候葬身政治斗争。

他们输在哪儿了呢?

或许是输在走得太远,却忘了初心。

曾有人问上官桀之子上官安:“一旦谋反,宫里的皇后该怎么办?”

上官安说:“猛兽追捕猎物,哪还顾得上柔弱的兔子呢?”

在权力斗争中失去为人臣、为兄长、为人父的本分和初心,才是他们没有落得个好结局的根本原因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