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慧眼识奸 力保霍光

2018-12-04

对于想要谋求皇位的燕王刘旦来说,能得到朝中重臣的支持,总比从前只有几位不靠谱的刘氏宗亲的支持更好。

在上官桀等人与他有了联络之后,燕王刘旦先后十多次命人进京,贿赂鄂邑长公主等人,同时密谋如何推翻霍光。

不久,他们便酝酿出了一条计谋……

这天,刘弗陵的案头出现了一封特别的上书,这封署名燕王的奏章中说:

霍光外出校阅郎官和羽林军时,命人清道,驱赶行人,还让太官为他提前准备饮食,仿佛皇上出巡一样;

霍光任人唯亲,杨敞并无功劳,只因他以前做过霍光的侍卫,就被霍光提拔为搜粟都尉,另外,霍光还擅自增选大将军府的校尉;

霍光大权独揽,为所欲为,十分让人怀疑他是否会做出不利于陛下和朝廷的举动,故臣愿意交出燕王的印玺,进宫护卫在皇上左右,监督奸臣,以备不测。

这便是上官桀等人朝霍光射出的第一支暗箭。

上官桀以燕王的名义写了这封诬告信,趁着霍光出宫休沐、政务被转交给他的时候,命人递交了上去,顺利抵达天听。

数条罪状,瞬间将本为顾命大臣的霍光划入了逆贼的范畴,只需刘弗陵一声令下,上官桀等人便可以让霍光在监狱里永无翻身之日。

然而,上官桀等啊等,却一直没有听到宫中传来任何动静,刘弗陵竟像是没有看到过这封上书一样,一直没有下令要缉拿霍光。如若刘弗陵再没有动静,那么霍光很快便回来了,到那时……

第二日,到了上朝的时候,不出上官桀所料,霍光已经知道了此事、匆匆赶来,停留在画室里,不敢贸然进殿。

刘弗陵上殿之后,见霍光不在,便问:“大将军在什么地方?”

上官桀说:“因燕王控告大将军的罪行,所以他不敢进殿。”

刘弗陵下诏:“召大将军进来。”

霍光甫一进殿,没有为自己辩解,先将官帽摘了下来,俯首跪地,向刘弗陵认罪。

哪知,刘弗陵竟挥一挥手,让霍光起身,说:“将军请戴上帽子,朕知道这奏章是假的,将军并没有罪。”

霍光猛地抬头,有些发愣,问:“陛下如何得知……”

不仅霍光惊讶,当堂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刘弗陵,只听坐在上方的刘弗陵说:

“将军去广明校阅郎官,那是最近的事,选调校尉以来,也才不到十天的时间,燕国山高路远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这些事呢?况且,将军如要谋反,还用得着选调校尉吗?”

刘弗陵话音刚落,包括霍光与上官桀的所有官员都震惊不已!

刚刚那些话,是从上方那位稚气未脱的小皇帝口中说出来的?那是他们印象中,只知听从霍光意见、发布诏令的小皇帝吗?

众人还未从前一刻的惊讶中回神,就听见刘弗陵话音一转,又说:“速去缉拿上书诬告大将军之人!”

诬告霍光的罪魁祸首,不正是此时正站在殿内的上官桀!

见刘弗陵大有誓不罢休的意味,上官桀连忙说:“陛下,不过是些流言罢了,区区小事,用不着穷追不放……”

刘弗陵直接打断了上官桀的说辞,神色凛然道:“诬告大司马、大将军,此人胆大包天,背后必有指使之人包藏祸心,怎么会是小事?”

瞬间,上官桀犹如被刘弗陵的目光看穿一般,定在了原地,冷汗浸出,惊骇不已,不敢再多言。

后来,上官桀的同党中有人对刘弗陵说霍光的坏话,刘弗陵立刻怒斥:“大将军是重臣,先帝托付他辅佐我,谁再胆敢诬蔑大将军,立刻问罪!”

十四岁的刘弗陵,不再是乳臭未干、被霍光庇佑的小孩,而是从霍光身后站了出来,拯救霍光于水火中,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雏鹰!

此时的刘弗陵,年仅十四岁。

人君之德,莫大于可以明辨忠奸。

周成王听信管叔、蔡叔的谗言,致使周公进退两难,不得不东征,而汉朝从高祖皇帝,到文帝、景帝和武帝,都曾有过听信谗言导致忠臣不得重用甚至被杀死的悲剧发生。

刘弗陵小小年纪便能做到慧眼识奸,身处权臣之间政治斗争的漩涡,却能在关键时刻力保自己的辅佐大臣,岂是池中之物。时日一长,绝不会逊于汉朝几位先帝!

这于霍光而言,是既惊且喜;于上官桀等人而言,却是既惊又怕,如临大敌!

因为他们这次的轻敌,刘弗陵和霍光必然已经对他们心生怀疑,毕竟,能有几人可以趁着霍光休沐的时候,那么巧地迅速将诬告信送达天听呢?

这意味着,从今往后,已经暴露的他们反而处于更加不利的局面。

那么,他们该怎么走接下来的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