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错失皇位 燕王的不臣之心

2018-12-04

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在对付霍光一事上,上官桀与桑弘羊等人很快找到了新的同谋,即燕王刘旦。

燕王刘旦,孝武皇帝第三子,新帝刘弗陵异母兄,关于他,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事。

当年,戾太子刘据去世之后,太子之位悬空,在刘彻其他皇子中,燕王刘旦年纪最长,且“能言善辩,广有谋略”,刘旦便几乎认定了,储君之位非他莫属。

然而刘彻却迟迟不公布新太子的人选,刘旦心急,便向刘彻上书说,希望离开封国,进京护卫刘彻,以备不测。

然而这个请求却触了刘彻的大忌,刘彻说:“生子应置于齐鲁之地,以感化其利义,放在燕赵之地,果生争权之心。”

再加上燕王刘旦被发现多有藏匿逃犯的罪证,刘彻开始厌恶刘旦,最后立年仅八岁的幼子刘弗陵为太子。

在这件事中,刘旦想做太子的想法并不算异想天开。刘旦在剩余的皇子中毕竟年纪最长,且能力不差,由他来做皇帝,在旁人看来,至少要比把皇位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靠谱,但是刘彻为何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立刘弗陵为太子,放弃刘旦呢?

刘旦可能没有想过,此时的刘彻,不仅仅是一位皇帝,也是一位刚刚失去爱子且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的老人。在那个时候,刘旦的心思放在了权位之上,而非关心刘彻本人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刘彻怎么可能会不厌恶这样的儿子?

但是,刘彻削去刘旦三个县以示惩戒,并没有让刘旦因此警醒。

公元前87年,刘彻病逝,刘弗陵继位,并向各诸侯国、郡县发布玺书、传达刘彻驾崩及新帝继位的消息。

刘旦收到玺书之后,得知刘彻已经驾崩,表情却出奇地冷静,对燕国的大臣说:“玺书的大小规格比以前的小,我怀疑长安发生了变故。”

随即,刘旦派遣自己的心腹大臣王孺等人前往长安打探消息。王孺等人见到执金吾郭广意后,问:“先帝因何病去世?新皇帝是谁?现年几岁?”

郭广意说:“先帝驾崩,新帝由诸位将军共同拥立继位,年约八九岁,先帝下葬时也没有出来吊唁。”

王孺等人又想向鄂邑长公主问明详情,却得知鄂邑长公主已经住进了宫内,照顾新帝,最后,便将从郭广意这里打探来的消息回禀给刘旦。

刘旦一听,心想:果然有怪!

刘旦怀疑新帝是被朝中臣子挟持所立,于是再次遣人到长安去,向朝廷请求在各诸侯国设立武帝宗庙,同时暗中打探消息。

霍光见书,没有同意刘旦的请求,但是感念刘旦的孝心,赏赐刘旦三千万钱,并增加封邑一万三千户。

谁知,刘旦得到这样的回复之后,却大怒:“我本来就应该当皇帝,还用得着别人来给我什么赏赐吗?”

怀疑和愤怒的种子在刘旦心中生根,发芽,直到最后以不可遏制的趋势生长,迅速占据了刘旦的内心。

造反,势在必行。

不过,在刘旦看来,这并不是造反,只是夺回原本就属于他的东西而已。

刘旦很快勾结了刘氏宗亲里的刘泽、刘长,不仅在民间肆意传播刘弗陵并非先帝亲生儿子的谣言,还谎称孝武皇帝在位的时候,曾允许他掌管诸侯国的一切行政事宜,开始招兵买马,修治武备。

当燕国臣子韩义等人谏阻刘旦时,刘旦愤而将韩义等十五人全部诛杀。

但是,造反之事还是失败了。刘泽想要刺杀青州刺史隽不疑以响应刘旦之事,被人得知,并告诉了隽不疑本人。隽不疑趁刘泽不备,将刘泽和他的党羽一并拿下,上报给朝廷。

刘泽被逮捕之后,燕王刘旦也很快被供了出来。

不过,刘弗陵因刘旦乃是他同父的兄弟,将其赦免,刘泽等人则全部按律处死。

当然,刘弗陵此举,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顾念骨肉亲情。刘旦所犯之罪,毕竟是谋逆之罪,怎么可能轻易放过?

最大的可能,是霍光不想让刘弗陵登基不久便留下“弑兄”的恶名,而刘旦在民间散播的“权臣挟持幼子冒充新帝”的谣言,也让他不便于诛杀皇帝的兄长,只杀了几位关系较远的犯案人员。

还有一个原因可能也存在,那就是当今的诸侯国,与以前的诸侯国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经过了武帝刘彻几十年的整治,这些诸侯王根本不足为患。

但是,人心不足蛇吞象,刘旦的造反之心,并未因为此次失败而停歇,反而因为有新的有利因素倾向于他而更加雀跃。

这些新的有利因素便是,上官桀、桑弘羊、鄂邑长公主等人纷纷与霍光为敌,并开始与他联系,密谋推翻霍光。

一旦霍光下台,自己难道还斗不过刘弗陵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孩?这当然也是刘旦的最终目的。

就这样,霍光与刘弗陵二人,犹如身陷虎狼环伺的丛林之中,地位与性命都岌岌可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