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汉系列:人臣之罪 莫大于专权

2018-12-04

刘彻没想到,在他病榻前亲受遗命的四位顾命大臣中,金日磾在一年后就紧随他离开人世,而剩下的霍光、上官桀和桑弘羊三人,竟也在短短几年内分崩离析。

在这三人中,上官桀与桑弘羊一致地选择了与霍光为敌。

在很多人印象里,当少数人被多数人指责的时候,少数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。但是有时候,大多数人赞成的,并不代表这一方就是对的。

霍光与上官桀的分裂,也是如此。

当年,八岁的刘弗陵登基帝位,实际上却是一名丧父丧母的孤儿,只有一个姐姐鄂邑长公主还有几位顾命大臣可以依靠。

顾命大臣们负责帮助刘弗陵辅佐政务,鄂邑长公主则与刘弗陵一起住进了宫中,负责照顾刘弗陵的生活。

公元前84年时,刘弗陵已经是接近十二岁的年纪,鄂邑长公主便开始谋划刘弗陵的终生大事。

于是,上官桀一家便看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一日,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登门拜访自己的岳丈霍光,提了一个请求,说是希望霍光安排他的女儿上官氏也就是霍光的外孙女进宫,做刘弗陵的皇后。

霍光却直接拒绝了,理由是上官氏现在只有五岁,年纪太小了,不适合入宫。

霍光为何拒绝这样的好事?凭借他现在的权力,想要办成这件事轻而易举,且还能更加巩固他和上官家族在朝堂中的地位。

但是霍光不这样想。

一是不想自己年幼的外孙女入宫,二是他也不想树大招风,一旦外朝和后宫都有他们两家的势力时,难免有挟制少帝的嫌疑。

就在一年前,就曾有人提醒过霍光:“曾经的吕氏家族,在高祖皇帝驾崩后,本也承担着辅佐少帝的重任,但是吕氏家族专擅大权,疏远刘氏宗亲,因此失去天下人信任。

如今将军身居高位,皇帝年幼,您更应该多与朝中大臣共同商议政事,任用皇族成员,这样才可避免灾祸。”

霍光听后,认为有理,便从皇室成员里挑选了几位可用之才担任官职。

所以,对于上官安的请求,霍光直接拒绝了。

然而,在霍光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上官安仍不死心,转而搭上了另一个人,这个人是河间人丁外人。

而这位丁外人,既是鄂邑长公主的门客,还是鄂邑长公主的情人。

所以,通过丁外人搭线,上官安的女儿上官氏被鄂邑长公主召入宫中,封为婕妤。月余,上官氏被封为皇后,上官安也封为车骑将军。

但是俗话说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鄂邑长公主和丁外人凭什么给上官安这样的好处?

自然是因为上官安也许诺了他们想要的报酬——封丁外人为侯,这样丁外人便有足够的资格可以与鄂邑长公主成婚。

赐予侯爵之位是皇帝才有的权力,因此,上官安又一次找到了霍光这位首辅大臣。

但是霍光再一次拒绝了他。理由是,丁外人既非刘姓宗亲,也未建过任何功勋,高祖刘邦定下来的规矩,谁都不能僭越。

后来,上官桀父子退而求其次,想着索性任命那丁外人做光禄大夫吧。光禄大夫乃是俸禄两千石的高官,以后一点点提拔上去,拜相封侯不也容易得很?

上官桀父子的想法很美好,但霍光的拒绝仍旧毫不留情,用“灰头土脸”一词形容上官桀父子俩也不为过。

尤其是上官桀。

上官桀曾在孝武时代第二次出征西域大宛国的过程中建立赫赫战功,上官桀父子如今又是皇后的亲生祖父和父亲。而霍光呢?没有过明显的功绩,又只是皇后的外祖父,凭什么在朝廷中独揽大权、居于他们之上?

此后,又发生了上官桀岳父宠信的人因罪下狱,最终被鄂邑长公主救出来的事,上官桀父子对鄂邑长公主便更加感恩戴德,对霍光却日渐疏远,心生怨怼,开始在朝堂之上与霍光争权。

其实,在我们生活中,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少见。

坚持原则、不讲人情的人被视为不知变通的呆板之人,而深谙人情往来且以交易为处世原则的人,则将前者视为异类。不一样的人,生存总是不易的,犹如霍光在朝堂之上面临上官桀、桑弘羊的双重夹击。

但是,道不同、不相与谋,像上官桀父子这样想着以权谋私的人,最终都不会和霍光走向相同的大道,因为他们看重的是利益,而非曾经在刘彻病榻前抗下的责任。

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。很快,上官桀父子、桑弘羊、鄂邑长公主这些憎恶霍光“冷酷”的人联合起来,筹谋着一场排除异己的阴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