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系列116:蔺相如渑池明志 敢令秦王击缶

2017-10-11 13:54:18.0

接演前文,上一期我们重温了一下完璧归赵的故事。

 

公元前279年,原本几乎被乐毅灭国的齐国,在田单的带领之下,奇迹般地死灰复燃,以燎原之势迅速的崛起,大军是一路北进,直抵燕赵之地。同时,被秦军重压了三十年之久的楚国,也开始反扑,派将军庄蹻(Jiǎo)攻秦, 很快夺回黔中,乘胜插入巴蜀,攻取了枳城。

 

在这样的局势之下,无论是秦国还是赵国,都无暇再去纠结和氏璧的恩怨,一种默契在双方达成了共识。

 

公元前279年,秦昭王派遣使者前去赵国,向赵惠文王表示了和谈的意向,地点就定在了渑(miǎn)池。

 

对于秦昭王的邀请,赵惠文王心里是没有什么底的,虽然从大局上来看,秦国此次的协议是无可厚非的,双方都需要腾出手来解决自家后院的麻烦。但问题在于,在秦国的历史上,不守信用的前车之鉴实在是太多了。公元前340年,商鞅伐魏的时候,就以“为好会”为名,骗了魏军的主帅来访,然后把人给扣下了,结果魏军因为没有了主将而大败。公元前313年,张仪以献地六百里为诱饵,使得楚怀王和齐国断交,之后张仪又把六百里改成了六里,使得楚国吃了个哑巴亏。公元前298年,秦昭王又约楚怀王在武关会盟,而上过一次当的楚怀王还不长记性,前去赴约,结果被人秦国人扣压了,最后囚死于秦。

 

面对这斑斑劣迹的秦国,这赵惠文王内心的疑虑是非常复杂的。不过担心归担心,如果能够停战,那赵国就可以安心地对付齐国,免去这腹背受敌的忧虑,这对目前的赵国来说,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于是赵惠文王把廉颇与蔺相如叫到一起,商量一番。在一番商讨之后,他们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赌一把,拿上性命去赌一把。

 

先把这遗言留好,这一去一回,满打满算不过三十天,如果赵惠文王和蔺相如三十天没回来,那在国内的廉颇就立世子为王,以免秦国把赵王拿来做威胁。

 

计划确定后,赵惠文王马上动身,他和蔺相如一同前往渑池。而廉颇则是带着重兵,在边境上把守,以应不测。

 

到了正式会面的那一天,秦王是酒至酣处,看着坐在对面的赵惠文王,他突发奇想,说了一句话:“哈哈哈哈…寡人听说赵王善于鼓瑟,请为吾等演奏一曲助兴如何呀?”

 

而赵王也没有多想,反正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把命都留在这的准备,演奏一曲又何妨呢?于是便即兴的演奏了一曲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秦国的史官上前道:“某年某月某日,秦王与赵王会饮,令赵王鼓瑟”。

 

这赵惠文王一听,愣了,好家伙,在这等着我呢。正在闷闷不乐之时,只见蔺相如从案上拿起了一只陶缶(fǒu),双手捧着,快步来到了秦昭王的面前跪下,开口道:“赵王听说秦王也擅长音律,请大王击缶助兴。”

 

说到缶,是古代盛酒的一种器皿。这秦人是风俗粗犷,每逢饮酒之时,喝到半醉,便会敲着陶缶,拍着大腿唱歌。因此,缶在秦国也是一种乐器。

 

秦昭王则是把脸偏到一边,装作没听见。

 

见秦王如此,蔺相如干脆跪爬几步到秦王面前,接着说道:“大王若是不肯击缶,相如请死以明志!”

 

 秦昭王从骨子里真是怕了这个蔺相如。无奈之下,只好拿起一双筷子,勉强地敲了一下。而蔺相如立刻就把赵国的史官叫来:“某年某月某日,秦王为赵王击缶。”

 

见眼前这一幕,秦国的群臣们都觉得是脸上无光,为了挽回一点面子,齐声说道:“请赵国的十五城为秦王献礼。”

 

而蔺相如则是笑道:“那请秦王也把咸阳送给我赵王做贺礼吧!”

 

接下来的细节我们就不再赘述了,显然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争气之言。最终,因为有蔺相如在,直到酒宴结束,秦国也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。在中国的历史上,胆识过人的不仅有武将,更有文人,例如孔子夹谷会盟之上的勇猛机智;蔺相如渑池明志,令秦王击缶,这些都充分表现了中国读书人的风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