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系列53:合纵联盟破裂 魏韩弃暗投明

2017-08-09 11:21:47.0

在上一期我们讲到,张仪的连环大计是一环扣一环,给了赵国和魏国相当大的压力。这两国既是合纵联盟的核心国,也是这条长链当中最薄弱的一环。正所谓,打蛇打七寸,张仪的这套组合拳,恰好打的就是这合纵联盟的七寸。

公元前325年,面对着秦国抛来的橄榄枝,魏惠王找到了韩宣王,这哥俩一商计,干脆咱们一块弃暗投明。于是便带着一群小国的元首,共同来到咸阳朝见秦惠王。或许是为了表达自己对秦王的忠心,魏惠王和韩宣王还做起了车夫,亲自为秦惠王驾车。

哎,这个魏惠王啊,想当初他身穿囚服去见齐威王,如今他又给秦王做起了车夫。这一国之君做到这个份上,那确实有点太丢人。

当然,作为驾车的回报,秦惠王也给他了一个顺水人情,他承认了魏惠王的王号。这么算起来啊,这好像已经是魏惠王第三次称王了。不过如此低三下四换来的王号,它到底有什么意思呢?我想你我都明白。

至此,除了一直不服周王室管的楚国外,这天下诸侯已经有魏、齐、秦、韩等国先后称王。从此之后,“公”的时代过去了,而“王”的时代正式来临了。而秦国的这一次称王,显然是为了巩固秦、魏、韩连横的作用。苏秦煞费苦心建立的合纵联盟,实际上已经宣告破裂。

作为合纵联盟发起人的赵国,赵肃侯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先后经历了领土沦陷,盟友背叛。这一气之下,赵肃侯竟然大病不起,第二年便撒手人寰了。

赵肃侯去世之后,一直疲软的赵国终于迎来了一位极有能力的英明君主,他就是赵肃侯的儿子赵雍,这位赵雍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赵武灵王。

咱们话分两头,我们先来说说那个被张仪排挤而离开秦国的公孙衍。这有句老话说呀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如果你有能力,那无论去哪儿,都不会被埋没在尘烟里。公孙衍无疑就是这样的人才,当他离开秦国后,他又一次回到了魏国。尽管曾经是在敌对国做过事,但并不妨碍魏惠王对他的重用。

我们都曾经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叫:"忠臣不侍二主,好女不嫁二夫。"但是这个“忠”字在战国时期可不是这个意思。他并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,忠于某位皇帝,然后忠于他的儿子、他的孙子,做一个响当当的三朝元老。在战国时期,而是忠于自己的人格,忠于自己的职业道德。这一点倒有点像今天的职业经理人,那不管我去哪家公司,反正工作做好,这是第一首要的。

魏国现在表面上是秦国的小弟,原本的合纵联盟也已经破裂,可以说这局势和之前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对公孙衍来说,是时候考虑一下魏国的发展了。

公孙衍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齐国的将军田朌(bān)。这个田朌是谁呢?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,齐威王与魏惠王在郊外论宝,齐威王在说到自己国家宝贝时,曾经提到了这样一句话:“吾臣有朌子者,使守高唐,则赵人不敢东渔於河。”这个朌子指的就是田朌。

根据《战国策》记载,当年魏齐在徐州相王,楚威王大怒伐齐,在大获全胜之后,曾威胁齐国要驱逐齐相田婴。就在此时,曾有楚国的大夫向楚王进谏:“大王您可知道我们这一次大获全胜的原因是什么?”“原因?那当然是我楚国士兵的骁勇。”“非也,大王,这一次我们能大获全胜,主要是因为齐军当中没有田朌。田朌这个人在齐国是立有赫赫战功的,在百姓当中也有极高的声望。田婴因为嫉妒他,故意没有让他领这只军队,而是派了申缚,所以我们才会轻而易举地获胜。如果您当下赶走田婴,那田朌一定会受到重用,这如此一来对我楚国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”

我们从这段记载当中可以看出田朌在齐国的地位和他的威望。那么这位公孙衍找到了田朌,又所为何事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