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系列46:魏惠王的连环马屁

2017-08-02 09:27:23.0


在上一期我们讲到,惠施向魏惠王提出了支持齐国称王,并与楚国交好的建议。在他的设想中,选择与齐国结盟是最合理的决定。这原本三晋联盟已然彻底瓦解,赵、韩先后依附了齐国,只要能和齐国结盟,就可以同时缓和与齐赵韩的关系,也可以反过来借助齐国来震慑秦国。于是在惠施的劝说下,魏惠王拉上韩昭侯,以及一群小的诸侯,一同前往齐国觐见齐威王。

这一年距马陵之战不过五年而已。当时兵败马陵道的奇耻大辱还历历在目,现在嘛,却要低三下四地,主动去讨好人家,这魏惠王心里,那甚是堵得慌,但堵得慌那归堵得慌,不能顺应大势而为,而骄纵自己的性子,那接下来堵的就不是一时之气了。

可是令魏惠王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放下身段不计前嫌,抛下国仇家恨来主动示好,可齐威王却不给他这个面子。魏惠王一行人,那带着笑容露出八颗牙齿,可齐威王呢,却给他们吃了一个闭门羹。这一行人在齐国等了整整三天,压根儿就没见到齐威王。

原来,这齐国朝中那人家也是有能人的,有人看出了惠施的伎俩。齐国大夫张丑就曾经劝谏齐威王,这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魏惠王葫芦里卖的那不是清心顺气丸,而是一碗迷魂汤。这表面上似乎要结盟,而实际上却是转移矛盾,让齐国成为新的各国公敌。

这魏惠王大老远地组团跑过来,却连齐威王的面都没见着,那岂不是颜面扫地?于是魏惠王把惠施叫来了,开口问道:“我说先生,这我们来也来了,这马屁也拍了,可是人家就不见,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”

惠施则是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大王莫急,大王莫急啊。一计不成,臣下还有第二条计策。”

这惠施说的第二条计策,就是找到齐威王的突破口。通过他多方地打听,惠施得知,齐威王很宠爱自己的小儿子田婴,于是惠施便派人给田婴送去了美女轻裘,骏马珠宝等厚礼。您还别说,这一招还真管用,田婴见到这么多的好东西,那顿时就夸下了海口。没多久,通过田婴的游说,魏惠王见到了齐威王。

据说这次见面,魏惠王是穿着囚服,以前所未有的低姿态拜见齐威王。见面之后,魏惠王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齐国乃姜太公之后,有大功于周室。君侯您恩泽天下,吾等愿尊您为王。”

这俗话说得好,千穿万穿马屁不穿。魏惠王以低到尘埃里的姿态,拍了一个连环屁,还真把齐威王给说动心了。反正已经有一个称王的先例了,再多一个“王”又何妨呢?就这样,继魏惠王之后,战国时期第二个自我加冕的王诞生了。这一段故事啊,便是历史上有名的“徐州相王”。

如果说,魏惠王在逢泽(páng zé)称王是自娱自乐,那齐国和魏国的这一次“徐州相王”,声势就浩大得多了。后来著名的学者钱穆先生就这样评价,“徐州相王实开当时未有之新局。”

也由此发端,此后的数十年间,秦国、韩国都相继称王,就连宋国、中山国这些小国也不甘落后,纷纷在自己的后面冠上一个“王”的称号。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惠施的这套把戏引起了齐国人的不满,其中就有一位名叫匡章的将军,更是当面质疑惠施:“我听闻先生的学说不是一直主张废弃君位吗?现在怎么反过来让齐国称王,您这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吗?”

听到匡章的所问,惠施反问道:“将军,如果有人打你的儿子,而你则可以用一块石头去代替你的儿子,你会怎么做呢?”

“怎么做?那当然是用石头代替了。”

惠施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这就对了,你儿子珍贵,而石头呢,则是轻贱的。用轻贱的代替珍贵的,这是任何人都会作出的选择。齐威王到处用兵,年年争战不休,这不就是想称王吗?现在我尊他为王,让他放弃战争,从而让天下百姓安居以乐业,免除战乱,这有什么不好呢?”

听了惠施的一番话,匡章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您瞧瞧,甭管这惠施说什么,那说到底不管是对的错的,在人家嘴里那都是正确的,这就是名家的厉害之处了。

不出惠施所料,徐州相王之后,齐威王一时间成为了众矢之的。楚威王第一个站起来表示不满。于是在公元前333年,楚威王亲率大军围攻了徐州,将齐将申缚带领的军队打得是大败而回。几乎是与此同时,赵国出于对齐魏联盟的防范,赶紧派人修筑长城,以阻挡齐魏两国的进攻。

一时之间,各诸侯国间又是暗流涌动。没有人知道,接下来要面对的将是怎样的混乱格局。